繁体版 | English | 加入收藏
搜索
 
 
 
公司新闻
行业动态
综合新闻
盐雾腐蚀试验箱
二氧化硫试验箱
高温试验箱
低温试验箱
高低温试验箱
高低温湿热试验箱
高低温交变湿热试验箱
恒温恒湿试验箱
高低温低气压试验箱
温度快速变化试验箱
高低温冲击试验箱
药品稳定性试验箱
精密干燥试验箱
真空干燥箱
紫外光加速老化试验机
氙灯耐气候试验箱
换气式老化试验箱
臭氧老化试验箱
防锈油脂湿热试验箱
砂尘试验箱
箱式淋雨试验箱
摆管淋雨试验装置
滴水试验装置
霉菌试验箱
盐雾腐蚀试验室
大型高低温步入试验室
恒温恒湿试验室
盐雾恒温恒湿高温复合试验
温度老化室
真空紫外老化试验箱
机械式跌落试验台
振动试验机
 
 
首页 > 新闻中心 > 综合新闻
 
>>研究表明罗布泊5350平方公里湖面干枯仅耗时3年
研究表明罗布泊5350平方公里湖面干枯仅耗时3年

时间:2010/11/10
 
  30年来最大规模科学考察展开 最新研究发现罗布泊湖1962年干枯 时间提早10年

  罗布泊的新传奇

  人迹罕至的罗布泊充满了神秘色彩,这里被称为生命的禁区,发生在这里的传奇故事常常伴随着失踪和死亡,但罗布泊有着诱人的另一面,它是世界地质演变的活化石和气候变化的记录仪,是探险者和科学者的乐园。近日,30年来最大规模的一次科学考察在罗布泊展开,罗布泊的神秘面纱有望揭开。

  记者随科学家深入到罗布泊腹地,终于有机会一睹罗布泊的新传奇。

  罗布泊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若羌县境内,历史上曾是一个烟波浩渺的湖泊,湖面超过1万平方公里。这里曾是一个物产丰富、景色秀美之地,历史上,罗布泊的湖水养育了楼兰古城的居民。西汉时人们称罗布泊为“盐泽”,东汉班固撰修的《汉书》中,则将罗布泊称之为“蒲昌海”。元代称之为“罗布淖尔”,这个称谓一直延续到近代。 最新研究表明,上世纪初,罗布泊湖里还生长着数十斤重的大鱼。但如今,这一切已变得面目全非。

  10月28日,记者随着白云区委、区政府、中国科学院新疆分院联合主办的“彭加木罗布泊塑像奠基暨重走彭加木科考探险路誓师仪式”团队前往罗布泊,一路上经过了戈壁滩、沙漠和雅丹地貌。从哈密市进入到若羌县内不久,公路的两侧就会见到大片的盐壳地。这是一种极不寻常的地貌,一块块的泥土从地里翻起,凸凹不平,就像池塘干枯后呈现的景象。

  沿途无一根草木一只飞鸟

  随行的中科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研究员、首席科学家夏训诚说,这就是干枯后罗布泊湖的湖底,这种地貌说明罗布泊湖干枯的时间并不长。

  罗布泊被称为生命的禁区,我们沿着穿越湖底的公路一直行进了200公里,仍未能走出湖底,沿途见不到一根草木、一个人影,甚至看不见一只飞鸟。当地土壤里极高的含盐量让这里寸草不生。

  偌大的罗布泊湖为何会离奇消失,外界一直众说纷纭。直到最近的一次科学考察才将谜底揭开。夏训诚说,根据他最新的研究成果表明,1959年时,罗布泊湖依然庞大无比,湖面达5350平方公里,这源于1959年新疆发生的一次大洪水。但仅仅过了3年,到了1962年,整个罗布泊湖就完全干枯了。

  为何短短3年一个庞大的湖会突然消失呢?夏训诚解释说,1959年后,国家大跃进,塔里木河和孔雀河上游大面积开垦,此后,塔里木河和孔雀河就没有水再流入罗布泊湖。“罗布泊湖是浅盆湖,湖水最深处为3.07米。这里极其干旱,一年就能蒸发一米的湖水,三年就全部蒸发干了。”

  这次新的研究成果将罗布泊湖干枯的时间提前了整整10年,以前流行的说法是,罗布泊湖于1970年以后才干枯。

  罗布泊变身钾盐基地

  穿越罗布泊的公路名为哈罗公路,起点为哈密市,终点为罗布泊镇。哈罗公路全长390公里,于2006年建成通车。在不毛之地上修建公路源于罗布泊里诞生了一间大型的钾盐矿企业。

  罗布泊钾盐可以追溯到上世纪60年代,当时彭加木在罗布泊考察时,发现塔里木河里有钾盐,后来他进行取样分析,得出结论:上游有钾盐,河的下游会形成沉积,应该就在罗布泊地区。

  此后,又有地质专家对于罗布泊的钾盐资源进行了深入研究,探明储量达1.74亿吨。据测算,罗布泊钾盐的潜在价值超过5000亿元。几年前,国投罗钾公司在当地成立,目前已形成每年120万吨的生产规模,已成为全世界最大的硫酸钾生产基地。

  小镇的生活是与水的战斗

  在车行了6个小时之后,我们终于到达了罗布泊镇。罗布泊镇位于若羌县东北部,处于罗布泊中心区域,西北与新疆尉犁县为邻,北与哈密市、鄯善县接壤。这里是中国最年轻的一个镇,2002年4月4日,罗布泊镇才挂牌成立。罗布泊镇也是全国最大的一个镇,面积约4万平方公里,但这里也是全国镇中心面积最小的一个镇,全镇只有散落在马路边的数十间房子。镇政府也位于马路边,是一栋二层的简易板房,镇上没有学校、没有医院,就连一盏红绿灯也没有。

  罗布泊镇所在的地方原本是一片无人区,小镇是随着钾盐矿企业的出现而诞生。

  早上8点,天刚刚亮,太阳还没有升起,40岁的颉凤英早早起床。她经营着一间看似普通的小超市。这间超市的外墙由砖块搭建而成,没有粉刷,房间里没有天花板,房顶覆盖着一层塑料。这间小超市虽然简陋,但绝对不同寻常。超市这一现代文明的产物,进入到了罗布泊,无疑具有象征意义。

  颉凤英每天的生活,都是在与水战斗,她会用最少的水洗脸、刷牙,洗澡在这里绝对是奢侈的事情。在镇上,她一般不洗澡,一直等回到哈密时再进澡堂。 水在当地是最奢侈的物品之一,镇上所有的水都要从附近的钾矿公司购买,一吨水50元,另外还要加每吨20元的运费。

  小镇上有一家四海旅社,有四五间房,这里曾是矿业公司初创阶段员工工作和休息的地方,如今成为了镇上规模最大的旅社。与众不同的是,这家旅社完全修建在地下,用作卧室的房间没有窗户,只有门与外界连通,这种深入地下的房间当地人称之为“地窝子”,是罗布泊镇的居民的普遍的居住方式。

  死亡传奇仍在上演

  小镇虽然在地理上与世隔绝,但并不缺乏与外界的联系,小镇上甚至还有一间网吧。 小镇上还没有发电厂,所以每家每户都买了发电机,靠自己发电自用。

  但有人居住的小镇,并不能改变罗布泊生命禁区的称号,在这里超过99%的地方依然是无人区,离奇的死亡故事一直在这里上演。

  1949年,一架从重庆飞往迪化(乌鲁木齐)的飞机在鄯善县上空突然失踪。直到1958年,才在罗布泊东部被发现,机上人员全部死亡。1990年,哈密有7人乘车去罗布泊找水晶矿时失踪。

  1995年夏,3名农场职工乘一辆吉普车去罗布泊探宝失踪,后来人们发现了其中2人的尸体,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汽车完好,车上还有水、汽油。

  所有的故事当中,著名科学家彭加木的离奇失踪显得最为传奇。1980年6月17日,彭加木带队在罗布泊进行科学考察时,在库木库都克失踪,此后国家出动大批人员进行多次拉网式搜寻,但不见任何踪影,直到现在仍未找到他的遗体。

  全国最干旱的地方

  罗布泊流传的死亡的故事与当地极端恶劣的自然条件息息相关。首先是夏日的奇热。

  在夏季,罗布泊的地表温度高达70~80℃。下午三四点时,帐篷里温度很高,蜡烛会自动弯下,巧克力糖融化成水。下午考察队员也不呆在帐篷里,都躲避在车底下避暑。

  还有一个警犬三条腿走路的故事让夏训诚记忆犹新。1980年6月,为了找失踪的彭加木,搜救队请求派出几条警犬支援。后来,人们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在滚烫的地面上,警犬竟然用三条脚走路,剩下一条脚轮换着休息。

  罗布泊被称为生命禁区,还源于当地的极度干旱。夏训诚说,罗布泊几乎终年不降水,一年降水量仅为10毫米,但一年的蒸发量却高达3000毫米到4000毫米。空气相比湿度为零,这个也是绝无仅有的。由于极其干燥,晚上把皮鞋脱下来,皮鞋会变形。

  目前,科考队正在收集罗布泊气象资料。“看这里能不能定义为全国最干旱的地方。”

  罗布泊的旅游正在起步

  除了探险家和科学家之外,很少有游客来到这里。据初步的统计,一年进入罗布泊的游客不超过200人。游客稀少,一方面是因为当地极其恶劣的自然条件,一年当中只有5月和11月,适合进入罗布泊。

  另一方面,当地旅游条件谈不上完善,甚至可以说是恶劣,普通游客只能住进镇上的“地窝子”。

  但罗布泊对于探险者有着独特的吸引力,这里有举世闻名的楼兰古城,甚至是人们寻找精神力量的圣地。第一次带队来到罗布泊给彭加木烈士塑像奠基的白云区政协主席庞文洪称,彭加木烈士那种奉献科学、奉献边疆的“铺路石子”精神影响着家乡人民和千千万万的中国人。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当今时代下,纪念彭加木烈士勇于探索的科学精神、无私无畏的奉献精神和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新楼兰计划已报国务院

  安静的罗布泊会逐渐变得热闹起来,这种趋势已无法逆转。目前随着钾盐开发力度不断加大,一条从哈密到罗布泊镇的哈罗铁路正在加紧修建之中,以后前往罗布泊将变得容易起来。这对罗布泊来说命运未卜。

  探险者越来越多,让当地保护野骆驼的工作受到威胁。大量的地下水被抽到地面来晒盐,也改变着罗布泊湖心地带的局部气候,尽管这种变化现在并不明显。

  对于罗布泊的未来,夏训诚说,“我们在一个思考问题,以楼兰古城和钾盐为切入点,来发展整个罗布泊地区。 这个计划已经以中科院的名义报国务院,国家现正在考察新楼兰计划。”

 
相关资料
·研究表明罗布泊5350平方公里湖面干枯仅耗时3年
 
 
在线留言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 设为主页 | 友情链接 | 隐私保护 | 法律申明
版权所有 © 北京雅士林试验设备有限公司
Copyright(c) Beijing Yashilin Testing Equipment Co., LTD. All Right Reserved.
电话:010-68176855  68178583  68178477  68173596    传真:010-68174779    
地址:北京市大兴区金辅路甲2号 京ICP备08004694号
c